網頁

2011年8月30日 星期二

花紋海豚小溫 (8) 讓大家永生難忘!

花紋海豚小溫 / 翻譯: INGE

譯自 井上こみち(文)、松成真理子(圖):「ハナゴンドウのノンちゃん」佼成出版社。2006。

花紋海豚小溫 (8) 讓大家永生難忘!

「嘿-呦!」
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

充滿力道的太鼓聲,響徹水族館裡裡外外。
從地震那天算起,已經過了四個月。夏天馬上就要到了。
繫上綁衣繩、身著傳統祭典外套的訓練師們,灌注全神打著太鼓。

「觀眾好多喔」
「準備好要上台囉」
話是這麼說、但是瓶鼻海豚們可是緊張不已。
「比起平常的表演,這次更叫人緊張啊」
捷克和咕嚕這麼說。
「沒什麼好害怕的、上台吧」
「沒錯、我們已經排練那麼久了」
小溫和拉姆相視而點了點頭。

表演在海豚們豪華的跳躍下揭開序幕。
夜晚的表演池,在聚光燈的照射下顯得波光粼粼。
小溫和拉姆肩並著肩、隨著音樂游近池中央。
觀眾席開始出現騷動聲,
「啊、是小溫耶!」
「小溫也有上場喔」
在眾多觀眾之中、也發現了小望的身影。
小望始終灌注全神的看著小溫。
而在小望身邊的、笑地恨開心的則是小望的阿公和阿嬤。
隨著小朋友們的加油聲越來越大、小溫的心情也跟著High起來。

訓練師來到觀眾席前。
「小溫,來跟大家打個招呼吧」
小溫拍著水花游了過來。
「交給我。我有信心」
看著平常一派悠閒的小溫,
「看來今天特別開心呢。好極了」
訓練師覺得放心多了。

但是,怎麼會這樣樣樣?
應該要很帥氣的騎上舞台的,小溫卻徹底失敗了。雖然說身體的一半已經上了舞台,卻又滑回水裡。噗通。
「哎呀、怎麼又來了」
訓練師鼓勵著小溫,
「小溫、我們在挑戰一次吧。來、看這次如何?」

池裡的拉姆、在後面屏息關注著小溫的表現。
觀眾們也是,大家都注視著小溫。
「這次非要好好和大家問好不可」
小溫從池邊看著舞台,唰地一聲。

這次則是完美地上了舞台。小溫地肚子貼著舞台的正中央,把頭、胸鰭和尾鰭舉地高高的。
「了不起喔!」
「小溫只要努力的話就會成功呢」
加油聲和拍手聲層層圍繞著小溫。
「那傢伙、還是挺有兩下子的嘛」
捷克看著小溫的表現碎念著。
 「這樣更要讓大家看看我們帥氣的一面不是嗎」
 說著說著咕嚕開使認真地做起跳躍的準備。
 「等下等下、不要急。數一、二、三後一起開始喔」
 配合著呼氣、衝-
捷克和咕嚕完美地跳出了一道漂亮的弧線。
「果然還是捷克和咕嚕的跳躍厲害呀」
看著羨慕不已的小溫,拉姆接著說道,
「好啦好啦,跳躍表演就交給那兩位就好了。聽著,也是有只有我們兩個可以辦得到的演出喔」
沒錯、就是"拉姆˙小溫"的二重唱。

ㄎ一ㄎ一ㄎ一
嘓-嘓-嘓-

二重唱唱出前所未聞的音色,迴盪在靜下聆聽的觀眾席間。
順著拉姆和小溫一陣陣幽默的可愛的歌聲,觀眾們都笑開了。大家都聽得很開心呢。

小望跟阿公說,
「阿公、那個就是小溫喔。很可愛對吧。之前小溫表演的時候老是失敗。但是小溫從不認輸,一直都很努力喔」
「這樣啊、這樣啊。我們也是一樣啊,不能輸給地震對吧」


小溫專心的歌聲越唱越大聲。
「真好,好開心啊。越唱越開心呢。好想好想繼續唱下去」
觀眾們也許也感受到小溫快樂的心情了吧。拍手聲像海浪般一波又一波地不停響起。

就在這個時候,夜空中開出了各色的煙花。
轟轟轟轟轟 啪戚啪戚啪戚
好像是為努力的小溫加油打氣似的。
轟轟轟轟轟 啪戚啪戚啪戚
接著開出的橘色煙火的光芒,照亮了小望、阿公和阿嬤的臉。
轟轟轟轟轟 啪戚啪戚啪戚
煙火的閃閃光芒,映照在跳的比誰還高還輕盈的小溫身上。


(花紋海豚小溫 完)

(還有後記、請拭目以待!)

2011年7月2日 星期六

花紋海豚小溫 (7) 同心協力

花紋海豚小溫 / 翻譯: INGE

譯自 井上こみち(文)、松成真理子(圖):「ハナゴンドウのノンちゃん」佼成出版社。2006。


(7) 同心協力

「海洋世界裡不管是人員還是動物都安全無恙,這點還是要儘早告知遊客們」
水族館在地震後兩天,就恢復和往常一時間樣開放,讓遊客們入館參觀。
只是建築物的周圍有些裂痕,地上也有些裂縫。
損害嚴重的地方除了海豚的預備池漏水外,只有海獅的訓練場壞掉而已。
「就當是幫在地震中受災的遊客打氣,海豚秀一樣照常演出」
「如果遊客們願意來的話,我們工作起來也會比較有精神對吧」
海洋世界的員工們是這樣想的。

從地震後的隔天開始,就有很多人打電話來關心水族館的情況。
最多常問到的是
「海豚有沒有受傷?」
「還有海豚表演嗎?」
這方面的問題。

「請不用擔心。海豚沒有受傷,海豚秀還是會繼續演出」
雖然訓練師們此般樂觀的回覆詢問,但其實還是有些煩惱。
因為預備池壞了不能用,現在海豚全住在一起很擠的樣子。
馬達又壞了,沒辦法調節池子的溫度。
 「現在狀況這麼糟,要是海豚們撐不下去就不好了...」

親善池的小溫,在地震的時候受了一點小傷。
「啊、小溫你怎麼了?」
荔枝小弟發現了小溫嘴上有個傷口。不只是嘴巴的部份,小溫的身上也多了幾條新的刮傷痕。
「應該是地震的時候,因為擔心的大家的狀況所以就繞著池子裡轉呀轉呀游泳,就被牆壁刮到了」
「嗯、不過好在大家都沒事、這樣就好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小女孩靠向親善池的窗口。
「小溫、小溫」
小女孩叫著小溫的名字。
「小溫、你好嗎?沒看到你在表演池裡,害我好擔心呢」
原來是小望,那個之前來遠足,剛好看到小溫第一次在表演池裡表演的女孩。
「小溫,你聽我說喔、聽好喔。我啊我啊,現在會翻單槓囉。因為我和小溫一樣,不斷的練習又練習的關係」
小溫看著小望,好像很開心的樣子。
「小溫,地震很恐怖對吧。我的爺爺和奶奶住在受災很嚴重的島上,房子整個都垮了。但是啊、下次我會帶爺爺奶奶一起來喔。到時候、小溫一定要上場表演喔。一定喔」
 小望隔著玻璃,揮舞著雙手。

小望和小溫的互動,一旁的訓練師都看在眼裡。
訓練師這邊,已經不知道到底收到多少寫給小溫的信。
「小溫、地震很可怕對吧。我家的狗,現在只要一有些晃動,就會嚇得不得了呢」
「小溫在地震中有沒有受傷?小溫有沒有要在海豚秀理表演?我好想看小溫表演」

訓練師們便討論起來,
「我們來想個可以讓大家忘記地震衝擊的表演吧」
「希望能作一場、為地震後仍然努力不懈打拼的人加油的演出」
有人提到,
「不如讓小溫回來表演吧?很多來信都說想看小溫表演」
「我贊成!小朋友們好像都很期待小溫的演出呢」
「雖然常常會失敗,但是這麼努力的小溫遊客們看在眼裡應該會覺得受到鼓舞吧」
「我也是,常常被問到小溫的事。遊客們好像都很關心小溫呢」
訓練師們不約而同地都點了點頭。

就這樣,小溫回到了表演池。
「好開心喔、好開心喔」
小溫從池子的這頭到那頭,游來游去游來游去。用身體擦過最愛的那面牆。排在藍色池邊的圓圈。其他海豚朋友們都在等著小溫。
瓶鼻海豚拉姆游了過來。
「拉姆,地震的時候沒事吧?」
「嗯。不過到現在只要聽到很大的聲響,還是會害怕說」
小溫肩並肩和拉姆游泳著,捷克和咕嚕硬是插進兩人之間。
「什麼呀、這不是溫吞的小溫嗎。終於滾回來啦」
「是說要回來表演?」
你一下我一下的,搔弄小溫的肚子。
「你們倆不要這樣啦。明明地震的時候還那麼擔心小溫的說」
拉姆跳出來幫小溫說話。
「咦、真的嗎?」
小溫的眼睛都圓起來了。
捷克和咕嚕像是要隱藏自己的害臊,
「廢話當然會擔心」
「還不是因為你是個膽小鬼的關係」
就這樣、一邊說,一邊咻地一聲就溜走了。
「真是的,一點也不坦率」
看著懊惱的拉姆,小溫的臉上露出微笑。
「拉姆沒關係啦。我很喜歡待在這個表演池喔」
聽了小溫的話,拉姆覺得備感溫馨。
[聽我說小溫,聽說已經決定下次的演出裡我和妳會搭檔演出呢。要加油喔」
「真的?」
「真的喔。請多指教」
「太棒了-!」
幹勁高昂的小溫題議道,
「拉姆,我也想唱歌看看。雖然很擔心自己和拉姆你的聲音合不來」
「好哇,我們來試試看。我唱高音部、小溫唱低音部。這樣兩邊都有不是很好嗎?」
「對齁。但是真的沒問題嗎」
「小溫、要對自己有信心!小溫你上場表演的時候,不是很受觀眾們歡迎嗎」
於是兩人的二重唱便開始了。

ㄎㄧㄎㄧㄎㄧ ㄑㄧㄑㄧㄑㄧ
嘓- 嘓- 嘓- 呱-呱-呱-

「咦、這個有趣。從沒來聽過這樣的合音。"拉姆‧小溫"這樣子的組合好像很搭。是組窩心的二重唱呢。」
訓練師們眼睛瞇成一條線,如此盤算著。

由於在修理預備池的關係,今天的水族館也是充斥著施工產生的空隆空隆噪音。
"拉姆‧小溫"的二重唱,和那些喧鬧的聲音截然不同。
「感覺可以幫助大家忘卻地震所帶來的驚愕耶」
「很開朗的氣氛,不錯喔」
捷克和咕嚕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側耳傾聽著拉姆和小溫的歌聲。

(待續)